【校友風采】校慶標識設計者吳勁松:專業精神,回饋母校

2018-05-15 | 【原文鏈接】
(學生記者曾俊源、黃麗梅)“去年,有位師妹在第一次見到我時說:你不像設計師。設計師應該是很潮的,你根本不潮!”說到這里,吳勁松爽朗地在記者面前笑了起來。沒有時尚的服裝,沒有特別的發型,白色襯衫打底配以敞開的灰色薄外套,平頭加上一副架在鼻梁上的方形半框眼鏡,隨身攜帶一個軍綠色的背包,吳勁松的裝扮確實很難讓人把他和“設計師”三個字聯系起來。

但眼前這位新聞學院藝術設計專業2010級校友,同時也是中南大70周年校慶視覺形象系統設計負責人,卻是實實在在的設計師。“長發?很潮的衣服?我玩不出其他設計師的那種感覺,可能我是一個比較另類的設計師吧。”吳勁松說道。雖然不潮,但從他那飛快的語速和步伐,記者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干練勁兒。

70周年校慶標識

設計——恪守精確和細致

偶然的一次談話中,吳勁松和校友羅樂聊到母校70周年校慶一事,羅樂提到母校至今為止還沒有確定校慶標識,吳勁松當即決定為母校來設計70周年校慶標識。在校友陳旭明和何春哲的支持以及深圳校友會總會相關校友的引薦下,吳勁松聯系了學校相關部門,向學校提出創意方案,并開始著手設計。從2017年7月提出方案到今年4月正式發布,70周年校慶標識的設計工作整整進行了大半年。

“在標識設計之前,研究生院石龍老師和校友總會李沛老師幫助我把學校重新了解了一遍,包括校史、校訓等等;設計過程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標識信息檢測查詢,工作量大并且需要同步進行。”經過不斷簡化,不斷調整,不斷改進,校慶標識才最終敲定。

“校慶標識的每一筆都是經過幾何計算的,作為設計師,我要追求一種精致,要使作品各部分的比例更加符合審美。外行人可能不會認識到這種精致,但我們專業人要做專業事兒。”

負責制作70周年校慶標識視頻的黃雅琴告訴記者,吳勁松是一個對自己工作十分負責的人。

精確細致,是吳勁松作為一名設計師恪守的準則。2016年,新聞學院數字媒體藝術專業2015級的胡睿杰團隊參與學校學位證書設計時,吳勁松為他們提供了及時的技術服務。在項目進行過程中,他一直向設計團隊的成員們強調:“設計的內容一定要精確,精確,再精確。如果要求精確到毫米,你就要從0.5毫米的精確度去思考。這些東西容不得半點馬虎。”最終,胡睿杰團隊的作品被學校采納,成為中南大學位證書的樣式。

除了設計工作,在其它事情上,吳勁松也保持著嚴謹精確的態度。他笑稱,自己的臥室就像服裝店,所有衣服都疊放得整齊有序;無意中看到的視頻,哪怕只有一幀出現問題,他也要動手剪掉。“別人都笑我,問我是不是處女座。但其實我是雙子座。”吳勁松笑著說。

“你們現在只能簡簡單單地看到一個logo,一個校慶標識,但實際上我們整個項目做下來差不多有400項設計任務。”吳勁松告訴記者,包括文化衫、書簽等在內的諸多校慶紀念品都將由他領導的團隊來設計,“內容會很豐富”。吳勁松設計的70周年校慶標識被學校采納后,他第一時間將標識無償捐贈給了母校,以回饋母校的培養。

據了解,70周年校慶學校將第一次在校慶中使用專門的視覺形象系統。“實際上,我是自己貼錢在進行這個項目。學校有需要,我就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回報學校。”吳勁松告訴記者。

70周年校慶初期設計稿

創業——堅持學習和奮斗

2014年,吳勁松從學校畢業,來到深圳,進入一家設計公司工作。 “當我從學校走向社會時,發現自己學的只有一點雞毛蒜皮的東西,甚至連雞毛蒜皮都算不上。我發現自己什么都不懂,就想著一定要努力奮斗。”接觸社會后,吳勁松產生了巨大的落差感。“在學校里,我感覺自己很牛;但當我進入社會后,才發現自己其實什么都不是,”他提高了聲調,把手合在一起,握成一個圓,比劃著說,“感覺自己在學校時就像是井底之蛙,不知道井外有多少比自己強的人。”

為了強化專業能力,吳勁松始終保持著學習的習慣。畢業后,他每年都會購買一批與設計相關的專業書籍,了解行業前沿,學習前衛的設計方案;在工作之余,他還自學了相關設計課程,考取了高級平面設計師資格證,并努力學習建筑設計相關知識;目前,他已學會使用30多款專業的設計軟件,但他卻仍覺不夠,還在不斷學習。

在設計公司工作兩年后,吳勁松開始認識到這份工作的局限性:“在一家公司里,我做的事只是整個項目的一小塊,感覺自己學的東西沒機會用出來。”于是,吳勁松有了自主創業的打算。當時,學校深圳校友會的一位師兄在了解吳勁松的想法后,對他說:“你一定要知道你的能力在哪里,不同的事情你都要嘗試去做。”這番話給了吳勁松很大的啟發。

對于吳勁松而言,生活與工作本身具有一種不確定性。直到現在,他能夠肯定的也只是自己會一直待在設計行業內,但對于自己是否會一直從事設計工作,他自己也不確定。這種不確定性使他更有可能突破生活原有的框架,創造嶄新的生活空間。“我自己會有一個靈活的計劃,該做的事情我就會做下去。”吳勁松加快了語速。他說,自己做事一定會盡力而為。

“就算創業失敗了,我又有什么損失呢?通過創業,我可以獲取更多經驗,我為什么不自己去嘗試一下呢?說不定我就成功了呢?”

之后,吳勁松邁出了創業的腳步,于2016年9月在深圳創立了蘭松設計公司。他沒有向自己父母伸手要一分錢,自己通過融資得到了創立公司所需的全部資金。在最艱難的時候,他吃了一個月的泡面。身處逆境時,深圳校友會的一些校友為吳勁松提供了精神和經濟上的鼓勵與幫助。“我最感激的是師兄師姐們給了我這樣一個嘗試的機會,并且給予我認可。這對我的鼓勵是最大的。”他也正將這份校友間的情誼傳遞下去,積極地幫助自己的師弟師妹。“我剛剛簽了一位應屆畢業生師妹,她要來我的公司工作了。”

“如果你關注了我的朋友圈,你就會發現我經常寫一些感恩的話。很多人幫助過我,我心懷感激。”在生活和工作中,他也善于從他人的角度思考問題。“在做項目時,我不會只從自己的角度看問題;我會站在客戶的角度,充分考慮他們的需求。我覺得這種思考方式能使我的設計方案更加優秀。”

現在,吳勁松的設計公司已經開始盈利,并從一家平面性設計公司逐步壯大成為一家綜合性設計公司。盡管打理公司業務使吳勁松很繁忙,但他樂在其中且干勁十足:“這是我熱愛的事業。”他現在的目標就是打理好自己的公司,將公司發展壯大,在深圳扎穩腳跟,成家立業。“我覺得這就差不多了,正所謂知足者常樂嘛。”

成長——獨立向前地進取

談及成長經歷,吳勁松告訴記者讓他感觸最深的是父母將還在讀高中的他“丟”到杭州學習美術的經歷。“我清清楚楚地記得,那是2008年的8月30日,我一個人離開家鄉,前往杭州學習美術。在這之后,整整兩年我都沒有回家過年,還要提著箱子四處奔波,在全國各地參加美術考試。”吳勁松回憶到這里時加重了語氣,似乎這段經歷對他而言仍記憶猶新。

父母為他交了學費,每月提供800元生活費,除此之外,沒有更多的幫助,甚至沒有為他找好住處,一切只能靠吳勁松自己。“我爸對我說:到了18歲,你應該學會怎么去生活。”

“其實當時還是有些心酸的,特別是考試的時候。別人每次考試都有父母陪同,我只能一個人拖著箱子,背著畫板,提著東西;很多時候,我要從長沙坐24個小時的火車去上海考試,有時候甚至還是站票。”盡管這段經歷十分艱辛,吳勁松還是覺得,這是他人生中最寶貴、最值得珍惜的經歷。

有了這段經歷,吳勁松變得特別獨立,大二時,他便已經開始自己做設計掙錢了。

回想起大學生活,他和老師們感情深厚。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班上幾個同學和輔導員夏東偉老師陪他在舊體操場過了23歲的生日。畢業設計他做的是三維動畫和影視結合,想起那段時間,他很感謝朱云飛老師和饒威老師給出了許多指導,那段時間雖然很累但也很有成就感。對待老師,他說,“就像哥們兒一樣。大學期間,私下里和老師們都有交流,現在因為設計校慶標識回到母校,也常常和老師們一起打球、吃飯。”

現在學校紀委監察工作部工作的夏東偉老師是吳勁松上大學時的輔導員。在他的印象中,吳勁松一直都非常努力、上進。讓夏東偉老師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吳勁松對自己的未來有明確的規劃,并能按照自己的規劃付諸實踐。“他輔修了華中科技大學建筑設計專業,參加了很多設計類競賽,積累了豐富的設計經驗,這為他的職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在2017年12月的新聞學院優秀校友返校交流會上,吳勁松也向在校師弟師妹們強調了規劃的重要性。

吳勁松為自己的公司設計了一個標志,標志上有三個人,一個向前看,一個向上看,一個向下看。“一個人向前看,代表做人一定要向前看,不能往后看,一定要前進;一個人向上看,代表了一種傲慢,代表對自己設計的作品有一種自信感,我能傲慢起來;一個人向下看,代表了一種謙卑,代表一種認真聽取客戶意見的態度。”

采訪結束后,吳勁松就奔向中南大的小球館去打羽毛球,腳步輕盈,活力四射,隨身背著的軍綠色背包上印著一行字:“活著,就是折騰”,和他的身影一起,漸行漸遠。

中南大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家”,“家”里面都是兄弟姐妹,愿家里的每個人都快樂,“家”永恒的溫馨。

--吳勁松

1 新聞學子熱議習總書記給莫斯...

2 第六屆“文瀾書香·中華古今...

3 關于本科2014級學生“優秀畢...

4 新聞與文化傳播學院2018年推...

5 新聞與文化傳播學院關于開展...

6 關于組織參加 “圖說我們的...

7 關于組織開展第三屆中國“互...

8 關于舉辦中南財經政法大學20...

9 關于舉辦第五屆文瀾書香·古...

10 關于組織參加第二屆全國高校...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新聞與文化傳播學院 ?版權所有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東湖高新技術開發區南湖大道182號


欧冠积分榜最新排名